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1189|回复: 0

李镇西:我的教育经历错误不断,伤痕累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 16:0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60截图20180103160225775.jpg
        1998年春天,我和学生在一起。

  (这篇文字节选自我1997写作、1998年出版的《走进心灵》一书。当时,已经工作十五年的我,固然取得了一些教育成绩,但教育失误也不少。于是,我在书中专门写了一章《我的教育失误》。这是其中的几段文字,书中的题目是《教育也是一门“遗憾的艺术”》。今天读来,我依然对自己犯过的教育错误感到脸红。但愿这些文字对现在的年轻教师有所启发。)

  人们常说“电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其实,教育又何尝不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如果我们把教育当作艺术来追求的话。

  也许有人会不同意我这个说法:“电影一旦拍摄完毕,就很难再修改了。而教育中如果出现了失误,则完全可以在以后持续不断的教育实践中加以改进啊!”这话当然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因为我们的确可以在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中改进我们的教育。但这是站在教师的角度考虑问题的,如果我们站在学生的角度看问题,就会感到,每一个学生只有享有一次中学时代的教育,而我们教育的失误给具体的某一位学生或某一届学生带来的不良后果,将是很难弥补的——如果这种失误是对学生心灵的伤害,那么,这种伤害很可能将伴随他的一生。

  然而,在我从教十五年来,由于脾气不好、修养不高以及其他种种原因,我的教育不止一次出现失误,其中,最不能原谅也最让人痛心的失误,便是对学生心灵的伤害。

  不知我这个观点对不对——

  我认为,对任何一个教育者来说,其教育失误是难以避免的也是可以原谅的:经验不足啊,工作粗心啊,方法简单啊,褒贬失当啊等等;但是,最不能原谅的教育失误,便是对学生心灵的伤害。

  苏霍姆林斯基在谈到培养学生自我教育能力认为,自我教育的前提是自我尊重。他这样谆谆告诫年轻的教育者:“自我尊重取决于什么?怎么培养?年轻的朋友,请记住,这是一种非常脆弱的东西。对待它要极为小心,要小心得像对待一朵玫瑰花上颤动欲坠的露珠,因为在要摘掉这朵花时,不可抖掉那闪耀着小太阳的透明露珠。要培养自尊心,只能用温柔细致的教育手段。自尊心是不能容许采用粗鲁的、‘强有力的’、‘凭意志的’手段的。”

  我曾多次在我失误之后,这样原谅自己也这样对学生进行解释:“我是真诚地爱学生,我是一片好心啊!”但是,现在我意识到,不管我们平时对学生如何深厚的感情储备,不管我们过去在学生心目中有多高的威望,也不管我们对以前对学生进行了多少“行之有效”的教育,只要我们深深地伤害了他们的心灵——也许是一记耳光,也许是一句辱骂,甚至也许只是一个鄙视的眼神——那么,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根据我的教训,教育者要尽量避免在这四分方面对学生心灵的伤害:打学生,用语言伤学生的自尊心,冤枉了学生,在学生面前表现出对他绝望。

  刚参加工作那一年,我曾先后三次打学生,而且每次我都有“充足”的“理由”:我是因为爱我的学生,而打欺负他们的高年级学生。但我这种狭隘自私的爱,并没有让我的学生感激我,相反他们也认为我“有失身份”;而被我“教训”的高年级学生则不但长期仇视我,而且对“人民教师”的神圣也产生了怀疑。这点我至今想起来仍然感到深深的内疚。

  我批评学生时,有时不注意措辞,激愤之中往往尖酸刻薄。从教育手段来讲,可以说教育的艺术就是语言的艺术,但我的语言常常成了刺向学生心灵的刀子!

  每当我自以为“雄辩”自以为“尖锐”自以为“辛辣”的时候,学生的面部表情满不在乎而心灵却在哭泣。更有甚者,有的学生可能已习惯于我的嘲讽而无动于衷了,所谓“哀莫大于心死”——这更是我教育的悲哀!

  由于武断或主观偏见,我不止一次冤枉我的学生。说起来,好像冤枉学生也是难免的而且往往是偶然的,但是,如果仔细分析一下,我就会发现,我冤枉的学生往往是那些“后进学生”:科任老师给我反映课堂纪律不好,我首先想到的是某个“捣蛋分子”;教室的玻璃窗打碎了,我首先想到的是那些一贯舞抢弄棒的“调皮大王”;班上的东西丢失了,我首先想到的也是某些有“前科”的学生……不能说,我的这些想法没有一点道理,但如此定势思维,我冤枉一些我心目中的”后进学生”就是必然的了。结果,被冤枉的学生心灵痛苦不说,他们还会在思想上、感情上与我对立起来,以后我所有的“苦口婆心”都是白搭!

  教育成功的诀窍之一,就是永远不让学生对他自己感到绝望。但我也曾多次在激愤中说出一些让学生感到绝望的话:“我不永远会相信你了!”“看来你是教不好的了!”“这是最后一次原谅你了!下次再犯,你就别来上学了!”“我没有你这个学生!”……当学生本来是非常尊敬老师并认为老师是在真诚地帮助他的时候,这些话无疑会击碎他内心深处“想做好学生”的美好愿望。一个学生真正的堕落,有时候恰恰是从我们教育者的“绝情”开始的。

  因此,我用我的教育失误真诚地告诫我的同行:永远不要对学生扬起你的拳头;永远不要用刻薄的语言对你的学生说话;宁可让学生欺骗十次,也不要冤枉学生一次;无论你的教育感到了多么大的困难,都千万不要对学生说:“你是不可救药的!”

  1997年9月5日

       教育家李镇西简介:
t0175f64599a8007a2e.jpg       
       李镇西校长李镇西,男,四川乐山人,1958年8月生,苏州大学教育哲学博士,语文特级教师,曾荣获四川省成都市优秀专家、2000年“全国十杰中小学中青年教师”提名奖。现任成都市武侯实验中学校长。另外有同名山西省软科学研究院院长的信息。中文名:李镇西国籍:中国民族:汉出生地:四川乐山出生日期:1958年8月职业:教师,校长毕业院校:四川师范大学,苏州大学主要成就:成都市十大优秀青年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2000年“全国十杰教师”提名2007年“十大感动四川年度人物”代表作品:《青春期悄悄话》、《爱心与教育》、《从批判走向建设》
来源:镇西茶馆以及网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4-27 10:53 , Processed in 0.146898 second(s), 22 queries .

蒙公网安备 15029902990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