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3991|回复: 1

[文学] 站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19:38:25 自由发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记忆从西到东,梦想从东到西,而这一切,从未离开过站台。

  从前的站台,充满了丁香花开一样的温馨,那时候是二姨远嫁回家时的愉悦,好吃的一大堆,我也趁机懒着不用再饭后洗碗。后来的站台,虽是送别,却是在梦想驱驰下的欢歌,是母亲一次次心怀凤凰于飞般的喜悦与等待。

  我打起了行囊,双肩包,手提袋,高声地喊着妈妈等等我,而路边,一朵朵无名小花各色芬芳着,邻居那个父亲是银行行长家的大舌头男孩,还有几个我同班的男同学都于陌上向我这边踮起脚尖张望,白色蓝碎花的连衣长裙秀着我风吹可折的腰肢,我知道只要我吭一声或是看他们一眼,他们就会蜂拥地扑上来为我提行李,送我去车站,那一年,十七岁,我考取了功名,我们村唯一的一位。

  那时的站台是父亲过年时燃放着的鞭炮,充盈着喜气。母亲于所有送行的亲友里笑得最好,腰杆最直,声音最大:那啥,都孛着急,你家孩子明年也会考上的。她那两只长长的粗辫子上还沾着昨夜为我缝制衣裙时的各种碎细的线头,三姨用指甲认真的抠着,连同她肩上,袖口,大腿上的,都小心捡下。

  人生的列车轰隆隆的一辆辆疾驰过我的家乡,而母亲张望的眼从春到夏,祈盼与遥望。

  渐渐的,她遥望的身姿已经发福而且迟钝,两条粗黑的长辫不知何时剪短了,稀疏了,像几只黑白花的蚯蚓弯弯曲曲地趴在头皮上,而母亲的头皮,如深秋依然坚强生长着的薄收的几颗玉米杆怎么也遮盖不住大地一样的裸露着。

  这时候,回乡,便是对母亲莫大的馈赏与慰藉,她会提前十几天就问清楚每一列火车准点进站的时间,这所有的时间她都不用写在本上,而能一一记清,如数家珍。她会提前一遍遍叮嘱父亲收看天气预报,以便知晓我每一程的雨雪阴晴,洞见远在万水千山之外的女儿,适时的温凉与厚薄。

  故乡的炊烟,袅袅婷婷。妈妈总会要坚持着去火车站送行,这不是一个传统民族的特定仪式,而是一个母亲执着地想要伴着女儿远行前的每一分钟。

  妈你回去吧,这车站不让进来。此后的这句话,便是我一生最不愿启齿的那一句,妈妈总会提前回头擦好了眼泪,假装含笑的趴在玻璃窗子上挥手,向列车这边望上最后的无数眼,她是想要,把这一辈子都没看够的女儿的小脸用最最锋利的小刀刻画于心!尽管这小刀曾极其残忍的无数次地割裂过一个母亲的心。

  无情的铁路规定,就是这几分这几秒阻挡了此去漂泊的拳拳叮咛,阻挡了母亲于流年碎念里的每一点祝福,和每一滴牵肠挂肚着的无悔的深情。

  无情的站台,负责任的记录着人生的每一场离别与悲欢,还有母亲一辈子无休止的长长的思念,以及母女们,这辈子最浅淡的缘。
20180107_550241_1515325615830.png
20180107_550241_1515325615785.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于 2018-2-24 06:15:39 自由发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的炊烟,袅袅婷婷。妈妈总会要坚持着去火车站送行,这不是一个传统民族的特定仪式,而是一个母亲执着地想要伴着女儿远行前的每一分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7-19 17:40 , Processed in 0.188382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