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3392|回复: 0

[文学] 没有三生三世,青春的灿烂是只开一季的桃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0 17:25:58 自由发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仿佛只在不经意间,18年的光阴就从指缝间滑落了。18年来,她常常想起他,有时是春雨初落的深夜;有时是清风拂面的清晨,更多的时候是斜晖脉脉的黄昏。想起他时还会想起母校墙外的那一园桃树,年年春来是否还会开出云蒸霞蔚的灿烂的花。

相识的时候才17岁,彼此的脸上尚写着童真,初中毕业的中专学校,是考大学之外一条就业的捷径。来自城市的她有素雅大方又不失时尚的衣饰,而来自山村的他却一年四季穿着蓝灰的旧学生装于都市穿行,可是,上天赐予的英俊是再古旧的衣装都掩盖不了的华彩,她常常于有意无意间捕捉他的举动。那时,校园里的爱情不能叫爱情,只是最单纯不过的喜欢,不能言传,不可流露,只一个目光的撞击便是脸红心跳的紧张。

校园的墙外是一个农场的林地,春来时花木葳蕤自成一派质朴的美景,高年级的小情侣喜欢远处幽静的密林,而她喜欢青砖墙下的那一片桃花,云霞般灿烂无垠地漂浮在纯蓝的天空下。每到休息日,她总会换上新洗的衣衫,抱一本书来林间小坐。绿草丛生的蜿蜒小径旁,有砍伐后的枯树根可以当凳子,清风拂袖,青草微香,风略大,花瓣便如雨簌簌而落,低了头读小说,衣裙上洗衣粉清淡的余香伴着桃花与青草的香让她沉醉期间,那是怎样的美好时光。就在这恬淡美好的享受里,他闯进了她的意境。

桃花渐残,皴裂的深棕色枝杈间有了新绿,在初夏清晨明艳的阳光里舒展,那天,她穿了新买的白裙子在树下看小说,斑驳的树影印上衣裙,如一朵朵淡灰色的水墨花。他从阳光的那一边走过来喊她的名字,她抬起头,他英俊的容颜正浮现着真诚灿烂的笑,那一刻,心旌摇荡。许多年后,她忘记了很多事,唯独他的笑颜,是青春的烙印永不泯灭。

他走到近前对她说:“我想给妹妹买一本英语书,你知道我不懂英语,你能给我参谋一下吗?”是那个年代最常见的搭讪,她点点头,慌张着站起来,并不由地佩服他的沉着,她怎么会那么紧张,是青春的悸动吧。并排走在通往园子外面的林荫路上,她在心里笑话着自己的慌乱,他不时地望向她,给她讲家乡的小事情,她的慌乱在他宽厚的微笑里一点点褪去。
201801105448761515576927414889.jpg
书店的人很多,他小心翼翼帮她拿着卷成筒状的《呼啸山庄》护着她前行,凉滑的书脊不时轻轻触碰在她腰间,让她的心里升腾出异样的温馨感。选好书走出来,已是正午,他说:“我们去吃凉拌面吧。你知道,我只能请你吃凉拌面。”她不语,欣然前往。卖面的小店在闹市的转角,质朴的棕色木桌椅,窗台上摆了青翠的绿萝。面端上来,她脱口而出:“哎呀,忘了告诉老板不要放香菜……”他抬头望向她:“没关系,我帮你捡出来。”她忙客气着推辞,他却兀自端过她的碗,低了头一片片将细小的绿叶捡到自己碗里。那天的凉拌面因为有了香菜的余味并不合她口味,可是,此后的岁月里,她没再吃过那么心旌摇荡的一餐饭。

依旧是来时的林荫小径,骄阳照着树荫之外的水泥路面,星星点点的火热。她突然无比盼望这一生都能和他一起在这午后的幽静里走下去。下一次,他还会为妹妹买书吗?然而让她雀跃的是,不买书,他依旧可以找到约她的理由。第二个周末的黄昏,下了晚课,他在楼梯转角喊她:“我们明天去爬山,你去吗?早上7点在校门口集合。”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到了校门口才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倚着借来的旧自行车等她。她疑惑地问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他狡黠诡秘地笑:“我说过有别人吗?就咱俩你不去吗?”虽然有些上当的感觉,心里却乐开了花。他带着她在郊外的小路上飞驰,风掀起他的衣襟,隐约的肥皂的淡香,是爱情的味道。

那天,初夏清凉的山坡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他轻轻牵起她的手,夏季风呼啸而来掩盖了他的表白。多年后,她有些模糊,那天,他究竟有没有对她说过喜欢。可是,还是喜欢了。那天,太快乐了,夕阳落尽了才想起返程。经过一天的暴晒,山脚的自行车居然爆胎,只好推回去。几公里的路,不知走了多久,从一眉弯月,几粒星光到灯火阑珊,仿佛那就是细水长流的一生的预兆,可最终却未能如愿。不知走了多久,聊了多久,到学校时灯已熄,高大的青砖墙的阴影里,他再次握住了她的手,她红了脸别过头去,桃花业已落尽,绿叶的剪影正随风舞动。

爱情,就这样拉开了帷幕。他不顾人流涌动,将书包扔给她,自己跑去操场踢球。她守着他的书包坐在树下看小说、看笔记,等着大汗淋漓的他隔着一操场的人群大声喊她去吃饭。休息天,他把穿脏的衬衣交给她去洗。当然,他也会把仅有的生活费和偶尔有机会勤工俭学的小收入积攒起来,买她喜欢的东西。湿冷的雨后,他会脱下外衣给她,那件褪色的学生装常常被她抱在怀里,就像抱住了一生的爱恋。
201801105448761515576927433872.jpg
美好的时光总是易逝,不知不觉,三年就倏然划过了,他们最终却没能走到一起。原因很老套,就是来自父母的干预。她的父母不愿意女儿跟一个山村教师的儿子去过穷日子。她抗争过,可是失败了。他不忍心她难过,以为走得越远越好,就回到父亲任教的乡中学做老师了,她被父母叫回家所在的城里做事业单位文员。

分手时,桃花又开。他说:“还记得我第一次去找你陪我买书吗?我苦思冥想了一个月才酝酿出的主意,那天,你在树下看书,粉色的花瓣落在你的白裙子上,那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画面。”她的眼泪顿时如大雨滂沱。他抬起手为她拭泪:“别伤心,我会回来找你的,等我做出点什么成绩,等叔叔阿姨能接受我了,我就回来……”她拉着他的手不肯松开,他再次将她拥进怀里,心里的悲怆如轰然坍塌的大山将他掩埋。

此后的时光,是那么恍惚,等过、期盼过,可是,没有音讯。她有一本日记,名为《桃花春曲》,**的绸布封皮,记录着少年时代的点点滴滴。近30岁时,她等来了另一个人,隆重地嫁了。《桃花春曲》封存在娘家她的书柜里。往后的很多年里,她不能听见“桃花”两个字。《东邪西毒》里面,张国荣说:“那里没有桃花,桃花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天下无双》,梁朝伟说:“就以这桃花为盟》”,诸如许多,她均会潸然。

去年4月15日,母校成立40周年大庆,接到通知,她的双眼闪过晶莹的光芒。18年,漫长的18年,那些桃花还在吗?他依旧是那年穿着蔽旧衣衫却深情款款的少年郎吗?他还记得那些无敌的美好时光吗?到达那天是晚上,几十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她一眼看见了他,虽然当初的清纯被沉稳替代,笑容却仍是温暖。她曾在记忆里无数次描摹他的变化,却不是眼前人的模样。他激动地望着她伸出手与她相握,喧嚷的人声里,她仿佛又看见了18年前的桃花。“还记得那些桃花吗?”夜深人静时,她问他。“那些粉红的花是桃花?”他回答。

第二天,她得知,校墙外的林地早已变成了一个中心广场,那座他和她游玩了数次的荒山正以最快的速度向旅游区进化。他们一行几十人去游玩,他说:“我还记得那一次,我带你出来玩……”她轻叹着吁一口气,记得便好吧,那是一段无敌的好时光。夕阳渐落,女儿该放学了,爸爸会给她做什么吃?窗前的五色月季打了朵,不知今年会开出几朵花……

两天后,庆典结束,他们留了彼此的手机号码。他说:“打电话吧,终于找到你了。”口气温暖亲和,就像就别不见的兄长。17岁的记忆,只剩下了那一片如云似锦的桃花,花下,没有她,也没有他,所有的青春的灿烂是只开一季的花。
201801105448761515576927438842.jp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10-18 12:42 , Processed in 0.256506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