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2550|回复: 0

[文学] 爷爷的高原,奶奶的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22:37:08 自由发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来清水河之前,我对这儿的全部印象均来自于小时候的故事残存,支离片段的记忆经过岁月的打磨,逐渐拼凑成一副貌似完整的画卷:那就是关于清水河——我不曾来过的故乡,所有的臆想囊括。

彼时的我,淘气、顽劣,甚至有点格格不入的小孤傲。与同龄人的疏远更拉长了漫漫寒夜,北方的冬天尤其绵长、难熬。

蜷缩在家中,故事书的紧俏,娱乐活动的苍白,对于一个活蹦乱跳、充满好奇心的孩子而言,自然就是一种身心的折磨了。那段无聊沉闷的时光,听爷爷奶奶讲故事便成了我童年生活的“精神食粮”。

爷爷奶奶浓厚的沂蒙口音至今仍在耳边回荡,他们谈论着清水河的一些人或事,谁在厕所中生下了孩子,谁一顿饭吃掉20个馍馍,谁家为要儿子一连生下9个姑娘……虽然故事的重复性比较强,也无丝毫逻辑而言,充其量只是他们的随意唠嗑,聊故乡的一些回忆。而在我幼稚的孩童阶段,饥渴般的精神领域里,这些便构成了所谓的故事,让我对这片遥远的土地,升腾出一种莫名的向往与亲切感来。

在奶奶口中,黄河是古老而神奇的,潜藏着深不见底的秘密。在不识字的奶奶的概念里,黄色的黄河水就是天上巨龙的化身,所以神圣不可侵犯。

从奶奶的故事里,我大约了解到,奶奶所说清水河县是一个缺水的高原地区,交通极其不便,人们住在用石头砌成的窑洞里,唯一的交通工具便是毛驴。

再加上地少人多,所以人们经常吃不饱饭,而爷爷作为家里的第六个儿子,就是因为吃不饱,才委身来到本地一家胡姓人家做了长工,并有机会结识了胡家的长女——一个裹着三寸金莲的娇小女子,这就是后来的奶奶。

那时候的我很不解,既然爷爷奶奶生在黄河边,为什么还会缺水呢!当我第一次驾车从薛家湾开往清水河方向,沿着山路一路向上,看到沿路残存着废弃的旧窑洞时,我才第一次切实理解到,在70年前的清水河,没有路、更没有运输工具,水——对于当时的爷爷奶奶、以及他们那代人是何其的宝贵

70多年前,这对淳朴的夫妇背井离乡,携儿带女,只身西进,拉着一头毛驴,踏上了一段未知的路。许是上天的旨意,为了让我多一点了解爷爷奶奶走过的艰辛与苦难。

高德地图导航一次次的误导,让我无法顺利到达清水河老牛湾。这样,我便有机会从地域的宽度与广度,一点一点深入探知我那未曾谋面的故乡。

盘旋在这条山路上,宛若行进在西藏羊湖的路途。一路盘山而上,蜿蜒曲折,险象横生。远处层峦叠嶂,高峰入云,秋阳高照,悠悠的白云反复盘旋于上空,伴着我寻根的步伐。

已近深秋,远远近近的黄土高原裸露着厚重的断裂,沉默静黜,宛如不善言辞的爷爷,用淳朴自然的方式表达着爱与深情,欢迎迷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而绵延不绝的黄河水碧绿涤澄,安宁的守护着这头刚烈的“老牛”,散发着恬静、温顺之美,又多像奶奶外柔内刚的秉性。

寻着他们曾经踏过的每一寸足迹,我禁不住泪如雨下……

在每一片草坪,每一块岩石上,我仿佛看到了爷爷奶奶当时走西口的身影,那是一种怎么的悲壮与凄凉!

他们含泪离开故乡,就如割断脐带的婴儿,那是一种血与肉的分离呀!

踏着晨曦与暮色,故乡在他们身后正一点一点远去。前路漫漫,他乡在何方?他乡无亲友!可为了寻求生活,为了孩子们不被活活饿死,爷爷和奶奶只好选择了告别。

在跌宕起伏、千回百转的高山回响中,在黄河水滔滔不绝的奔流中,我似乎感知到了爷爷奶奶当时离开故乡时的无奈与决绝。

可是,当我能够理解他们的时候,我的爷爷已经永远的长眠于地下,我那92岁的奶奶耳朵也失去了听力……

此时,这里铺上了宽阔的柏油马路,新农村建设已经让这里脱胎换骨,国家政策与补助早已使这里“脱贫”,这片土地再也不存在缺水和交通问题了。

清水河段的老牛湾比我想象的更加现代,也更为壮观。这个内蒙古最穷的县城因贫困而出名,却又因黄河大拐弯而闻名遐迩。许是连上苍都不忍再看到它的荒凉与贫瘠了!

在爷爷奶奶的故事里,黄河水永远都是浑黄色的,而伫立在老牛湾的拐弯处,你却觉然看不到一丝黄的痕迹,取而代之的却是如绸缎般的墨绿,深沉而内敛。

传说中老牛湾最险处的“阎王鼻子”,其实是一扇半圆形的危崖,它像一把弯曲的刀片插入黄河,经过千万年风蚀水涮,山体形成了刀砍斧劈的万丈高崖,越深入黄河的地方变得越窄。 

有人曾站在“阎王鼻子”上,只觉耳旁生风,脚底发软。向上望,蓝天白云似在眼前;向下看,万丈高崖下黄河水深不可测。几只燕子盘旋在山崖边捕捉着飞虫,他们清脆的鸣叫回荡在高山峡谷间,令人即激动又胆寒。我没有勇气上到“阎王鼻子”,我也无心去体验那般酣畅淋漓的刺激。

我只是,静静地伫立在这里,帮奶奶再看一眼清水河的山,再望一眼黄河水的浑黄、墨绿,以及她永远回不来的故里……

这是属于爷爷的高原,奶奶的黄河,以及他们魂牵梦绕的根啊!

返回的路上,捡起一块石头,我用红布包好。我想让孱弱的奶奶闻闻石头的味道,用枯瘦的手再次摸摸这石头的纹理,但我一直不忍拿出。我怕,触碰到耄耋之年奶奶那颗敏感易碎的心……

儿时臆想中的清水河早已改变了模样,我也不再催着奶奶重复那段久远、古老的故事。

但清水河,老牛湾,却依然亲切如初。承载着我童年的记忆,牵扯着一抹剪不断、理还乱的乡愁,连同爷爷奶奶的过去,融入了我和同辈们的血脉之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10-18 13:05 , Processed in 0.232403 second(s), 21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