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1189|回复: 0

[文学] 我们还能走多远(长篇小说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4 19:47:35 自由发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80214_583063_1518610076613.jpg
6
张小丽顺顺当当地生了,是个抽抽巴巴的小东西。虽说是个男孩,我也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没什么感觉。
这天,我刚刚把老婆孩子接回家,倒霉工长和他老婆拎着些东西进了门。我说,你是不是又逼着我上班?这回可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别人的老婆生孩子都有休息,你得一视同仁。
倒霉工长说,不是我逼着你上班,是主任让我找你。你小子怎么也得有点良心,你脱岗睡觉车间扣没扣你钱?你向主任借钱时,人家二话没说就借给了你,你以为谁都能从车间借到钱?再说,这两天烧结那边频频找麻烦,连主任都叫厂长给训了个狗血喷头,你不帮我,也得帮帮他吧。
我说,你看看这家里怎么能离开我。下句话还没说完,我妈端着两杯水进来说,你、你、你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你能干个啥,明天上班去,家里有我呢。
倒霉工长笑了。
我垂头丧气地说,你还是我妈呢,怎么胳膊肘尽向外拧呢?
上班后我才发现,我的岗位多了个漂亮的女人。接班后,倒霉工长说,她叫丁俊英,从乙班调过来的。丁俊英、丁俊英,怎么这么熟悉,脑袋里转了几圈,我一下子想起来,最近人们经常议论的不就是她吗?别看我们同属一个车间,乙班和我们班见不着面,也就是说,他们上班的时候,我们在家里休息,而我们上班时,他们又在家里。我脑袋里虽然想着那些闲话,嘴里却说,欢迎你来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丁俊英说,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多多关照。
倒霉工长瞅瞅我又瞅瞅她说,我还以为是在看电视,台词都一样。两位剑客,请你们二位坚守好你们的城堡,莫出现任何差池,否则军法从事。说完这话,他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对我说,段立新,你下班是不是该请大伙儿一顿?生了个儿子总得有点表示吧。
我说,得得得,我的好工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婆生孩子的钱都是向车间借的,我请大伙儿你掏钱?这事别提,我兜子里有两盒红塔山和几包瓜子、糖,你拿着去其他岗位散一散得了。
倒霉工长拿走一盒烟和几包瓜子出了门,我把剩下的瓜子、糖丢到桌子上说,你现在获得自由了,想睡觉就睡觉、想溜达就溜达,我去那边转一圈。
丁俊英说,你去哪儿?
我说,我过烧结厂那边打点一下,有事你拿起那个黄色的电话就能找着我了。
丁俊英说,我也去。
我说,你可不能去,那边狼多,要是叫他们看到了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小绵羊,还不得把你撕巴了?再说,那边实在没意思,都是些男人,满屋子的臭脚丫子味。
一瓶酒见底儿的时候,电话铃响起,我的同学抓起电话示意这边小点声。他哦哦地答应了两声放下电话对我说,段立新,快、你们快收拾,劳资科又查岗来了。
我说,理他干球啥!
我的同学说,你不搭理没事儿,我们可不行,岗上喝酒扣当月奖金。说着话,他把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塞到我的兜子里,把我推出了门。
迷迷糊糊得走到操作室的门口,我隐隐约约听到屋里有人说话,你别再缠着我行不行,你害得我还不够惨......我承认我迷恋过你,后来我才发现你这人最自私,最不负责任,你哄我骗我又把我弄的名声狼籍,你还要怎么样!你赶紧走吧。一个低哑的男声,我就是不走,你想离开我,门都没有,老子就是阴魂不散地缠着你.....
求求你,你快走吧,你是有老婆的人。
我一下子想起来那男人是谁了,咚的一脚踹开门,醉眼迷离地进来说,大老孟,你妈的,你是不是想找死呀,跑到老子的岗位上撒野!老子告诉你,你去哪儿撒野老子都不管,来这里“球门”都没有!你滚不滚?别以为你是个工长就了不得了,老子打的就是你这号在女人面前装大瓣蒜的人。
大老孟说,段立新,这事跟你没关系。
我从兜子里拽出那个空酒瓶一把揪住他的脖领说,你滚不滚?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消失,哼哼!
大老孟说,小段,小段......
20180214_583063_1518610076737.jpg
我开始数,一、二,三还没出口,大老孟象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说,好、看你喝多的份上,算你狠,我走!
大老孟出门的时候,我在他肥肥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为了不让丁俊英尴尬,大老孟刚出门,我就倒在椅子上装睡。装着、装着,我真就睡去。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十点半了,我揉揉眼睛看看身上的棉袄笑着说,看不出你还挺知道体贴人。
丁俊英呆呆地出神。
我抽了根烟拿起桌上的安全帽说,快下班了,我去清扫,你把屋子收拾一下。
清扫完,我哼着歌回来时,屋里干干净净,丁俊英还在发呆。她忽然说,你是不是很瞧不起我?我说,你说啥呢?
丁俊英,你别装糊涂,我知道你没喝多,你心里比谁都明白。
我说,得了、得了,都是些臭工人,谁瞧不起谁呀,就算谁以前做了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你真那么认为?丁俊英将信将疑。
我说,当然了。看到她认真的样子,我有些不自然,其实这些话只是随口敷衍而已。
嘻嘻哈哈地洗完澡出来,班里的大多数人都走了,我和小赵小李推着车子出了车棚,丁俊英恰好进了车棚,她自然而然地说,段立新,你们等我一会儿,没伴了。一路无话,小赵,小李过了大桥先后拐了弯,丁俊英还在我身旁。
我说,故意的?
丁俊英说,女浴池的人没谁愿意跟我搭伴,再说,他肯定会在一个角落里等我。
我知道她说的是大老孟。
已经是午夜,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深秋的午夜总是那么寥落寂静,能够听到黄叶落地的声音,时而,家养的知了短促响亮的鸣声会打破这种无言的沉默。我有一种直觉,大老孟就在不远处,也许是一个黑漆漆的楼洞,也许是一丛松柏的后头。相信丁俊英也是这种感觉,明显地觉察出她的神经绷得很紧。太沉闷了,这使我想起多年前的那个小巷,可惜是骑着自行车,无法捡两块砖头。我的喉头发痒,冷不丁从嘴里冒出了几句歌词,妹妹你大胆地向前走哇,向前呀走,你莫回呀头......
没吓着别人,丁俊英的车子趔趄了一下,车脚蹬子别进了我的前车圈。幸亏骑得慢,我们两摔得不算太重。
扶起车子,丁俊英恨道,你是不是神经病呀,怎么说唱就唱呢?
我说,我唱歌是不是还得跟你打个报告?
丁俊英说,那倒不是,我怕你招来狼。
我说,我还没把大老孟那只狼放在眼里。
说完这话我就有点后悔,还没等我打圆场,丁俊英赌气地说,算了,你走吧,我不用你送了。这口气倒象是恋爱中生气的女孩说她的男朋友,一种异样的滋味泛起心头,从上班见她那一刻,我总觉着好象认识了她好多年。
我不在说话,一直跟着她到了宿舍,这一路上,她真的没在跟我说一句话。
夜班,丁俊英上了岗位就趴在桌子,我没当回事,抱了棉袄躺在了椅子上,整个白天太累了,我那宝贝儿子折磨了我一个下午。睡起一觉,我隐隐约约听到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探起身子看时,却是丁俊英。我端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说,喂,你怎么了?
没有回答。
我坐起身点燃一支烟说,喂,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呀!
还是没有回答。
我说,是不是大老孟又找你麻烦了?
丁俊英抬起头呜咽着说,上夜班时,他把我堵在树林边,他说,我永远别想逃出他的手心,他还警告我说,你要是再多管闲事,就打断你的腿,要不是有几个交警路过,我只怕连这个夜班也上不了。
我一听这话火冒三丈,说,行了,你别说了,放心睡你的觉,我倒要看看谁打断谁的腿,你的事我管定了。
第二天中午,我找了几个哥们去了大老孟的家。大老孟不在,他老婆和两个孩子战战兢兢地看着气势凶凶的我们。我说,大老孟呢?
他老婆说,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我们几个大刺刺地坐在他家里等他。大老孟的老婆是个瘦瘦的戴眼睛的女人,她陪着一万分的小心又是递烟又是倒水,之后,她小心翼翼地问,你们是......
我说,你们家那个老不正经泡他的对象,我们今天来是准备废掉他一条腿。
大老孟的老婆又恼又怒又害怕,她向一个十来岁的女孩使眼色说,去找你那个死爸回来。女孩一溜烟跑了。我知道大老孟肯定不敢回来,这正合我的心意,这两年不比从前了,打断了他的腿我也好不了,要是硬碰硬,局面还真难控制。等了半个多小时,我有意识地漏出怀里的菜刀说,你告诉你男人,说我段立新找他,他不是要打断我的腿吗?过两天,我们还会再来的,我的这两腿留给他!
大老孟的女人一连气地说,他那孬种哪敢呢?你们还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他吧,我们娘们几个还得靠他养活。那个挨千刀的.....
第二天,倒霉工长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说,走走走,我找你有事,看到倒霉工长,我立刻明白是大老孟找的他。
我说,去哪儿?
20180214_583063_1518610076824.jpg
倒霉工长把我拽到我家门前的一个小饭馆,我看到了耷拉着脑袋的大老孟。几个菜上来后,倒霉工长倒满了三杯酒说,段立新,我给你们说和一下,有啥解不开的疙瘩非得动刀动枪,就是一个女人呗,你大老孟也是的,拖家带口的瞎折腾个啥......
我的嘴角扯动了一下说,大老孟,你不是要打断我的腿吗?
大老孟唯唯诺诺的没说出个啥。
倒霉工长说,算了,算了,坐到一个桌上就都是我的朋友,段立新,你小子别不依不饶,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件事就象咱们酒杯里的酒——干了拉倒。
我说,工长,这次我给你面子,要是他再找丁俊英的麻烦就别怪我不客气。
枪杆子里出政权,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太正确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8-17 20:41 , Processed in 0.156062 second(s), 2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