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1064|回复: 0

[文学] 我们还能走多远(长篇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20:00:57 自由发APP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80312_583063_1520857283973.jpg
32
第二天的饭局非常成功,所有人都玩得很尽兴。不过,晚上回来给王汉庭他老婆送笔记本电脑和手机却被婉拒了。
王汉庭的老婆个子不高,与她女儿站在一起形同姐妹俩,看上去精明干练。我拎着东西进了她家,她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似的,给我沏茶倒水。看她这表情,我觉得这礼应该好送,本来准备寒暄几句就离去,等我坐定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她却说了起来,小段,汉庭昨天跟我说你的事了,你的调动不存在任何问题,红柳林那边同意让你走,炼铁厂这边又急着要你,确实又是工作需要,所以呢,调动只是个时间和手续问题,你耐心等着就是了。
我忙点着头说,嫂子多费心,我回去等消息。
厨房里的王汉庭探出头说,着啥急,我刚刚准备了几个凉盘,咱们喝点。我忙说,改天吧,我从昨天到现在还没回家呢。王汉庭说,没那么急吧,就差这么一会儿?王汉庭老婆也说,吃完再回吧。我说,嫂子,真不行了,改天我请你们。
见我执意要走,王汉庭老婆说,小段,你要走,我们也不强留你,把你的东西带回去。我忙说,给孩子的,也算我的一点心意。
王汉庭哈哈地笑着说,行了,小段,别给我扯这些了,你嫂子让你拿回去你就拿回去,孩子什么都不缺,你的那份心意我们领了。
我说,东西都买来了,我拿回去也退不了,留给孩子用吧。
王汉庭老婆说,小段,我晓得你的心思,听嫂子的话,拿回去。
我还准备推拒,她又说,你要是不拿回去,我也得让汉庭给你送回去,你说你何苦折腾他呢。
能看出,王汉庭的老婆真不收,话又说到这份上,我只得提起东西出门。王汉庭送我下楼时,我说,你看这事弄的,摆明了把我不当兄弟。王汉庭笑着说,要是不把你当兄弟,你连这个门都进不来。你小子,还真的舍血本,看样子真在那边混不下去了,能讲讲为啥吗?
我叹了口气说,兄弟我胆子有点小,怕吃瓜落。
王汉庭拍拍我的肩膀说,行了,我明白了,别说了,胆小有时不是什么坏事。
我拎着东西回到家,张小丽埋怨说,人家说不要你就拿回来了?你真傻,也许人家只是跟你客套客套,也许是嫌你送的东西少,你呀你!我看这事要没戏了。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就算给人家送东西,你也用不着讹诈周大平呀,要是他将来出了事,你说你的屁股能擦干净?
我后悔了。
等待最是煎熬。在我着急上火的等待中,刘兆铭的又提起了一个副主任,并且在会上宣布以后喷煤的工作由他总负责,我的任务是带他一段时间。我心里很不舒服,前些天他还说过,这个位置给我留着,可仅仅过去了几天,他就亟不可待即这个将出现的空缺堵上了。这下好了,退路完全被封死。这时的我非常尴尬,如果走不成,这边的位置也没有了。
新提起的副主任原本是负责气力输灰,跟我们喷煤的煤粉输送有着想通的工艺,他所欠缺的是制粉工艺。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主任又不用干具体的活儿。
20180312_583063_1520857284209.jpg
张小丽更是心急如焚,每天回家,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有消息吗?然后催着我把周大平买的东西送回去。起先,我没有把张小丽的话当回事,只是觉着这两样东西确实没啥用,可禁不住张小丽不停地在耳边磨叨,她说什么东西又不是钱,谁也用不上,闲放着浪费不说,那手机、电脑的本身更新快,用不了一年半载,就都过时不值几个钱了。可将来要是真的出了事,周大平要是反咬一口,你说都说不清楚。
张小丽说的有几分道理,可我怎么把东西还给周大平呢?自打刘兆铭宣布喷煤副主任的事儿后,我当着周大平的面把验收原煤进厂的签字权移交给了副主任。移交时,我话里话外地跟他讲,原煤问题,可以多听听周主任的意见。
周大平明白我的意思,对我的敌意渐渐淡了。找了个机会,我把周大平约了出来,一瓶酒见底儿的时候,周大平说,段立新,你说咱俩以前怎么也算是哥们,弄成这个样子,真他妈没意思,细想想,咱俩好像也没什么过节。凭良心说,还是我对不住你的地方多些。不过,你小子也挺阴险。
我说,算了、算了,别提这些了,你买的那两样东西没送出去,我留着也没球用,还是你拿回去吧。
周大平眼珠转了转说,段立新,你看你那怂样,不就是怕出事吗?行,你没胆子拿着,我拿回去送别人,真是的。你当年的胆子都叫狗叼了!
我抿了一口酒,诚心诚意地说,大平,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差不多就得了,钱还有个穷尽?听劝吧,咱们都奔四十的人了,别鸡巴栽进去,不划算。
人有时挺奇怪,我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能跟他说这些,前一段日子还恨得咬牙切齿。
周大平说,算了,你别操我的心了,别鸡巴傻乎乎的干了,这个世上没有谁都一样。德胜球团厂的设备开始联动试车了,他们的那台磨煤机大量漏煤,还找不到原因,让我过去看,你说我他妈能看出个啥来,这么吧,你现在也基本没事,要走的人了,刘兆铭也不管你,每天来这边报个到,到那边打闹点吧。
我的心一动,挣钱倒是次要的,关键在这里确实也没啥事,生产平稳正常,新提的副主任想在刘兆铭面前炫耀肌肉,什么事都不找我,底下人明白我是要走的人了,也不在把我当回事,全部都围着他转悠,上现场挺他妈没趣的,回办公室又闲着没事做。
周大平的动作挺快,第二天上午就带我去见了德盛的老总郝波。这个郝波以前并没见过,非常年轻,说话办事干净利索,条件很简单,三万块钱,先付一万,整个喷煤系统正常地运转起来后,再付余下的两万。试车阶段,有啥需要协调的,直接找他。
我们谈完这些,周大平回去了,我直接留在了德盛。上午,我组织第一次带负荷试车,干脆就运转不起来,电器设备的工控程序存在问题。更为关键的是,岗位人员的培训不够,他们都很听话吗,可对设备的熟悉程度差太远,根本就配合不上。
下午,第二次试车,勉强是把设备好转了起来,可磨煤机的废料排出量太大。我下令把设备停下来时,高压设备说什么都停不下来,最后是强制拉下高压电的开关才把设备停下来。
这次试车过程中,郝波一直都在操作室,等我停下设备满头大汗地回到操作室后,他说,段工,试了两次了,开个碰头会总结一下。我点点头说,有些问题我得跟你商量一下。
这边开会很简单,就在操作室旁边的休息室。进了休息室,我直截了当地说,郝总,不是我不尽心,你这边人员的技术力量太薄弱,我需要回北钢喷煤找几个外援来。郝波沉吟了片刻说,需要多少钱?我说,钱就算了,设备重负荷试车完毕,我请他们吃顿饭就行了。关键是你明天得给我出个车,我好把人接来,中午晚上要是回不去,咱们得安排人家吃饭。
郝波说,这不是问题,我的车归你用,吃饭问题更好解决,咱们厂的食堂还不具备条件,你领着大家再外边吃,回来给我个票就行。
我原本想从红柳林找两个人过来帮忙,又怕刘兆铭有其他想法,再者,那边的工艺与这边也有所区别,他们的技术还不够成熟。回到家后,我直接联系了以前的两个手下,都是技术全面的操作工,又找了个工控做程序的高手。
张小丽见我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打,问我,你这是忙什么呢?我简单地说了几句。张小丽说,德盛给不给人家钱呀?你这调试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你不能总让人家白帮忙吧。
我说,啥叫白帮忙,我说好每人每天给五百块钱。
张小丽说,你的钱从哪儿来?
我说,人家已经给一万块了,先用这钱垫,等这套系统运转起来,我再跟他们谈生产护航和培训的问题。
整整两天没合眼,我带着人终于把德盛的喷煤系统运转起来。当取样工取来一袋子细细的煤粉后,郝波兴奋地说,段工,好样的,今天我请大家,算是为来帮忙的诸位接风,也算是庆功。
酒菜上齐后,郝波端起酒杯给大家敬了一杯酒。随后,我端起酒杯说,来给我段立新帮忙的都是我的好弟兄,我首先感谢大家,喝了这杯酒,我给大家把辛苦费发了,每人两千块。不过,有个条件,这杯酒必须干掉,剩下酒的扣五百!
一个操作工说,段工,跟着你混就是好,我先干了。
酒喝到一半,郝波说,段工,我听周大平说你准备离开球团厂了,要不来我这边吧,在他们给你工资的基础上,我给你多加三千。
我笑着说,郝总的心意我领,不过,我不想在这边干了,离家太远,孩子也一天天大了。
郝波说,别急着回绝我,你回去再考虑考虑。
我心想,想什么,一旦设备运行正常后,我就失去了作用,你就会觉得给我的钱多了。
心里这样想着,嘴里却说,郝总,这个问题咱们以后再谈,眼下你这喷煤的生产需要有人给你护航才行,要不然依你那些二把刀工人,不一定能捅出什么娄子来。到那时,你们公司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郝波说,那你说怎么解决?
我说,喷煤本身就是钢铁企业的冷门,这方面的人才本来不多,一个是北钢炼铁厂,另一个就是红柳林的球团厂,你们这套工艺更接近北钢的工艺,可北钢的工人都是正式工,他们不可能舍弃原有的工作来你这边。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郝波瞅着我说,说呀,你接着往下说呀。
我说,北钢工人都有二十天的年休假,你可以找四个人来,让他们利用年休假帮你护航。有二十天时间,你的操作工基本就能干了,再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可以帮你们。
郝波端起杯说,段工,好主意,我敬你一杯,咱们干脆就说定了,人由你来找,工资你看给多少合适?
我说,怎么也不能少于四千块。
说完这话,我瞧着以前的两个手下又说,要是给四千块,你们两个能不能来?那两个异口同声地说,没问题。
我说,再找两个,每个班安排一个,这样生产就稳妥了。
郝波说:行,按你说得办。
几天后,德胜的喷煤渐渐转入正常,但小毛病很多,我忙得不可开交。因为忙,调动的事情反而想的少了。四个护航人员都已经找齐,有了他们帮忙,忙是忙点,工作却非常顺手。四个护航人员以前都是在一线操作,被别人吆来喝去,现在的地位就不同了,他们在动嘴,别人在动手。
20180312_583063_1520857284228.png
这天下午,我忽然接到了周大平的电话,他说,段立新,你的调令下来了,刘总晚上安排了一顿饭,给你送行。
调令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在调出单位职务那一栏,我看到了主任的字眼,调入单位职务的那一栏填写的是喷煤负责人,下边人事部门的签字是宋晓霞。
晚上的饭局很有意思,刘兆铭、周大平还有几个红柳林的中层领导。让我没想到的是,郝波和刘玉田也都来了。
刘兆铭说,郝总,在坐的人你可能只有一个不认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北钢炼铁厂的刘厂长,我的老同学。郝波站起来说,刘厂长,幸会、幸会。刘玉田也起身说,郝总年轻有为呀。两个人握了握手重新坐下,刘兆铭说,本来是我给咱们段主任送行,郝总却非要跟我争,所以这第一杯酒还是郝总来吧。
郝波哈哈地笑着说,这顿饭我必须请,段工可是个人才,是他让我们德盛的喷煤没有过试生产这一环节,直接进入了生产。段工,还是那天我跟你提的那件事,能不能留在我们德盛?
我忙说,郝总,真的感谢你抬举,我确实有难处。
刘兆铭说,郝总,你就别强人所难了,要不是我的老同学提出要人,我还不放呢,哪能轮到你呢。
刘玉田说,像段立新这样人,我们那边也缺,他回来是应该的,你们想想,他的那些技能和经验从哪里来?是从我们北钢生产中一步步积累出来的,这个积累过程是有代价的,每一次在生产中遇到的难题,每一次生产的事故,都会让他的经验累加,这些经验的累加是北钢为他买了单。
刘玉田的话让我微微一愣,是啊,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我们的企业在某些领域有时更像是发工资的学校,只有你用心,又处在合适的岗位,就可以拿企业的设备工艺来练手。尤其是一些技改,成功了,你可以名利双收、企业也受益;失败了,你又不需要承担什么,损失的是企业。想想自己这些年的成长过程,不就是这样的吗?
替人做嫁衣,我忽然想到了这几个字。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6-18 21:11 , Processed in 0.191257 second(s), 26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