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6317|回复: 0

身上现多处伤疤!7岁男孩被送杂技班不堪虐待逃走,包头救助站助其与家人团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6 19:5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请登录后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3月29日18点左右,刚从河南老家赶到包头的郭振一下飞机就直奔包头市社会救助站。就在前一天晚上,他突然接到包头市稀土路派出所的电话,通知他来包接7岁的儿子回家。半年前,经老乡介绍,郭振将儿子送到一个名为“曹林杂技团”的杂技班学习班学艺。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儿子在杂技班吃尽了苦头。杂技班的师傅不仅经常打骂孩子,还将儿子从陕西带到包头“卖艺演出”。孩子终于不堪被打,逃了出来。

640.jpeg
▲孩子一边哭泣一边讲述着自己在杂技团受到的种种委屈

在救助站,工作人员带着小郭与父亲见面。见到父亲,小郭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哭起来,这个年仅7岁的孩子,一边哭泣一边讲述着自己在杂技团受到的种种委屈。

640.jpeg
▲刚一见孩子,爸爸郭振迫不及待地查看孩子身上的伤

夜晚的报警电话

3月28日21点左右,正在值班的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稀土路派出所民警郭靖明突然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曹家营子村有人报警,称有一个孩子哭着跑进村民家中求助想找父亲。

求助的孩子就是从杂技班逃跑出来的小郭。他向警察叔叔讲述了自己逃跑的经过。当天晚上,吃完晚饭以后,小郭因为练功时动作不标准,受到了杂技班师父的重罚。师父常常会因为小郭练功不力或不听训导打骂他。而当天晚上,师父下手尤其重,小郭实在忍受不住了,便跑了出来。

时间接近21点,一个7岁的孩子在夜晚不敢独自跑远。他看到村里一户人家的院子没有关门,便跑了进去。这户居民听了小郭的哭诉,拨打110报警。

了解清楚情况后,民警将孩子带回派出所。孩子无法准确说出自己父亲的电话,但却记得自己老家所在的村子。通过查询,民警与河南当地公安部门取得了联系。并通过河南省濮阳县的一个派出所查询到了孩子父亲郭振的联系方式,与郭振取得联系并说明了情况。郭振表示,会立即赶往包头接孩子回家。

由于孩子的父亲从老家赶到包头需要2天时间,孩子在派出所无法照顾,当晚,民警便把小郭送到了包头市社会救助站。

父亲千里来找儿

小郭虽然年龄不大,但却聪明伶俐,救助站的叔叔阿姨都很喜欢他。

当晚来到救助站后,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下,面对陌生的叔叔阿姨的询问,小郭还有些害怕和紧张。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刘喆和侯波问他一句,他才肯回答一句。看着孩子身上穿的衣服破旧不堪,救助站的工作人员给他找了一身干净衣服先换上了。睡觉前,他们给孩子洗漱干净。在给小郭洗澡时,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发现孩子的身上有多处伤疤,被打的痕迹十分明显。小郭告诉工作人员,这些伤疤都是被马戏班的师父打的。

第二天一早,救助站的叔叔阿姨告诉小郭,晚上他的爸爸会来到包头接她回家。上午,工作人员带着小郭买了一身新衣服,还给他买了新书包、文具和水杯和零食。

640.jpeg
▲救助站工作人员给孩子买了新衣服、新书包、文具和水杯等

在叔叔阿姨的关爱下,小郭慢慢恢复了孩子童真的天性。他暂时忘记了被打的伤痛,把买来的零食与救助站的叔叔阿姨分享,还主动向他们讲述了自己在马戏班里的遭遇。小郭说,这个马戏班一共有3个学员,都是他的老乡。另外两个孩子也是未成年人,但年龄都比他大。师父对待他们非常严格,稍有错误,就会受到严厉的责罚。年龄最大的一个老乡,因为实在不堪忍受师父的责罚,在两个月前跑回了老家。现在他也跑了出来,马戏班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在练功学习了。

小郭逃跑以后,马戏班的师父董某通过派出所找到了包头市社会救助站,要将小郭接走。但因为他不是小郭的法定监护人,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拒绝了董某的要求。

29日18点30分,刚下飞机的郭振赶到救助站。见到爸爸,小郭忍耐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见到儿子满身伤痕,郭振也十分心疼,将儿子紧紧抱入怀中。

郭振告诉记者,小郭的母亲在新加坡打工,自己在深圳打工,平时没时间照顾孩子。孩子在河南老家同爷爷一起生活。去年,因为儿子调皮,不好好上学,他就打算送孩子去学习一门手艺。在当地,有不少老乡都将孩子从小送去学习杂技表演。经熟人介绍,郭振也将儿子送到了“曹林杂技团”的杂技班学习班学艺。

郭振说,杂技班是老乡介绍的,还与他们签订了正规的学习合同,但他万万没想到,杂技班里的师父会体罚甚至虐待儿子。

“平时每半个月会我们通一次电话,由于师父在身边,孩子从不敢说苦与累,更不敢告诉我们挨打的事情。”郭振说,上次他与儿子视频通话,看见孩子额头上受伤,询问时孩子只是说不小心磕碰了。两个月前,和儿子一起学艺的那个老乡家的孩子跑回家去,他虽然略有担心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也会挨打,但是想着既然把孩子送去学艺,吃点苦也是在所难免的。直到3月28日,警察给他打电话说明情况,得知儿子逃跑的消息,郭振才后悔莫及。

当晚,郭振与儿子在救助站住下。他一面向救助人的工作人员表示感谢,一面给孩子拍照取证,准备报案。

不能承受的传艺

3月30日,郭振带着儿子来到稀土高新区稀土路派出所做笔录,同时向派出所报案杂技班虐待未成年儿童。4月2日,稀土路派出所将此案移交到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办理。

稀土高新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冯伟对案件进行了调查取证,并在曹家营子村内找到了马戏班的董某和妻子赵某。据了解,去年8月,董某与赵某带着3名未成年人来到包头,他们平时以杂技表演为生,经常在一些婚庆礼仪或开业庆典上演出。董某负责孩子的日常训练,教他们马戏和杂技表演,妻子赵某负责后勤和管理工作。平常,董某以“师父”自居,对几个孩子十分严格,稍有错误就会严加惩罚。原本一同来包头的3个孩子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孩子在2个月前已经逃跑,并找到父母回到老家。年级最小的小郭也因为不堪忍受打骂逃跑。民警找到马戏班时,只有一个12岁的孩子还在杂技班中学艺。

办案人员对杂技班犯罪嫌疑人涉嫌虐待未成年人的情况进行了取证,杂技班2名学员的口供以及从杂技班内找到的器具都证明了董某和赵某符合虐待未成年人的事实。办案人员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4月2日下午,郭振将一面写有“爱心救助 大爱无疆”的锦旗送往包头市社会救助站,感谢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对孩子的照顾。郭振表示,回老家后他一定好好照顾儿子,让孩子重新回到校园学习。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周旭 摄影  常静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扫描二维码加我为好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QQ|Archiver|小黑屋|自由发 ( 蒙ICP备09003890号-1 )

GMT+8, 2018-7-23 02:43 , Processed in 0.186684 second(s), 22 queries .